重新上岗再就业

2016年3月25日,离职。然后凭借着公司的补偿,堂而皇之地给自己一个借口,从那种焦虑失望中解脱出来,开始给自己一段时间的休息和思考期。

-放空-
接下来就真的以一个失业者自居,按照政策跑街道、跑社保局办失业证,申领失业救济。头六个月还能很爽地领到4000多块钱的失业救济和求职补贴。之后,就是每个月1500不到,而且每个月回到街道那边去报到。就是因为有了这段跑街道的经历,于是,就着着实实地让自己穿梭在老城区里。中大码头坐船到天字码头,然后要么走要么骑车,慢慢沿着江边,海珠广场,起义路,大德路,惠福西,杏花巷,光塔路,回去报到,然后还有西门口,公园前,北京路,文明路,西华路,沙面,荔湾,堑口,就这样来来回回,用脚丈量着小时候走过的路,感受着老城的气息,看着景物变迁,怀缅着当年的人和事。还有穿街走巷地回味着各种街头美食,这种阳光底下慵懒的生活,实在是一种享受。这段放空的日子,无论何时想起,都是回味无穷的。

-学习-
这段时间也是在偷懒的时光中,挤出那么一点自我学习的时间。装模作样地混在广州图书馆,用那里安静的环境妄图逼迫自己学习一些什么,可惜就是图书馆的书,比起现在日新月异的技术发展来说,实在是有点跟不上了。入门一点还可以,再深究下去,就总觉得书本上面的东西都是浅尝则止,无法深究,而且毕竟没有实际项目或者动手的经验,只不过是一个理论的东西而已。从I记出来,才发现现在的知识已经膨胀到哪种地步,以前为了工作的目标,视野往往只能收窄在自己工作所关注的那块,现在跟外面的人比起来,不用说做,光是吹都已经是很多的跟不上。从微信上面关注一大堆的技术号,里面每天的文章,从云,到大数据,到机器学习、人工智能,还有各种各样DevOps,微服务,运维管理……两只眼睛一个脑袋你都不够用,而且这种无的放矢的关注,只能够是过个眼瘾的浏览一下,知道一下。

-困惑-
四十不惑,其实四十才真正开始了困惑。因为年龄已经是一个问题,以往的经验也是一个问题,身体能力也是一个问题。到了这把年龄,在现在的IT界其实已经并不是那么容易去接受这个年龄段的人,高不成低不就的感觉,随时会被淘汰。身体的消耗,其实已经没有年轻时的冲劲和动力,不要说通宵熬加班或者通宵去蒲了,就算是半夜爬起来看个球,可能闹钟响了也还是继续倒头继续睡。更何况还有家庭需要照顾。所以,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方面,四十岁的职场人,竞争力都已经在衰退,无论你认还是不认,这种问题都会存在。在这一个空档期里,这种困惑始终萦绕,只是有时候想多了也解决不了问题,倒不如不去纠结着去想,让自己舒心一点的好。

-思考-
想过是否离开IT界,但是实际上这么多年来的业务经验,人脉,资源全部还是局限其中,更何况此时才发现因为当年沉浸在技术工作当中,其实很多人脉也就是建立在技术的需求与供给基础之上,到了这段时光,除了你身上的这点技术经验,其实并没有什么个人价值可以拿出来展示了。跑去开酒吧?跑去开茶馆?跑去开食肆?你连怎么进货都不知道,能做啥?如果真的自己干,自己当老板,除了有本金有念头之外,还要有资源才能有人跟你玩啊……自己的价值在哪里?到最后,外面的人还是看着你之前的经验,看着我早已厌弃去做的那些技术。讽刺的是,这段时间,还真的利用自己以前那点技术根底,帮客户解决一些实际技术问题,一天两天的活,赚点外快帮补(完全要陷进项目里面的事,我就不肯去接了)。

-尝试-
不是说没有创业,只是说尝试去看了一下子,跟一个朋友适逢有个合作的资源,于是就打着互联网合作的机会,对方有业务,我们有技术地去讨论,然后去跟对方一起商讨合作。过程当中,考究了一点点互联网的技术,也凭借经验一起去思考如何将技术和业务结合在一起来形成一种商业运作的模式。当然,到最后其实真正要合的时候,双方都觉得存在一些问题没办法在当时当地继续推进下去,于是也没合就分了。这次无非就是能够看一下外面的世界,看一下别人如何谈合作,而且也发现真的是要去搞,真的如果让你想去投身进去,我可能还真的没有那种精力魄力和那种对资金投入的拼搏程度呢。

-徘徊-
当你闲置一段时间之后,就自然有亲朋好友同事那些来关心你的状况,看看有没有什么合作的机会。在刚刚失业还在考虑如何去玩的时候,就已经有同事找我商讨一起合作搞一些项目甚至搞一些公司的计划,其时正是对原有看管的技术有一种厌倦感,也不是太想自己去做那些项目的事情,太累太困身。所以都婉拒了。后来也有一些外企或者事业单位的求职机会,不是感觉业务不对口,就是感觉那种坐班制的开发或者架构的工作,似乎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太适应了,我还是喜欢自己控制自己的时间,能够偶尔多粘家一点。哪怕是很多同事奔往的华为,高薪厚职前景好,但是想到每周广深两地跑,平常自己活,周末才回家的背井离乡,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了。还有创业型的民企找过我,当时可能是恃才傲物的缘故吧,反正从面试以及那份用大学生计算机等级考试的笔试题目,即使是一个过场而已,也是让我很不爽,起码当时当地觉得以后在里面工作的行事方式跟我的基因没办法匹配,所以也就在最后不了了之了。另外还有些外企的面试机会,也就是玩票一样的参与了一下,没有抱很大的期望,对方也就只是让我回去等待下一步消息,所以也同样不了了之了。再者,也有同事自己创业找我参与,当时的心态就跟上面尝试所说的那样,只是想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一起去看待那些问题,享受一起去思考的过程,但是自己又没有决心落实参与到里面去。毕竟当时还没有工作的紧迫性,其次,一起合作一起拼的时候,创业初期那份待遇也难以开口,而且后续的磨合守业更是问题。就这样,在求职的时候,充满了彷徨,从开始的玩票,到后面没着落,变得有点心慌和怀疑。一方面来源于自己的懒,另一方面也来源于这种供求关系实际上也是双方选择的过程,特别是当你工作久了之后,你的选择过程就跟大龄青年找对象似的(半点不假)。

-感恩-
这段时光以来,最大的感恩是我的家庭,感谢他们对我这种任性的宽容。对于一个失了业的家庭支柱,并没有给我责怪,也没有给我压力,同样也没有为我焦虑。对我的这份默默支持和信任,也是让我能度过这段时光的动力。以家里为借口,我懒于去求职,多了一些时间去带孩子陪伴孩子的成长,包括终于能作为家长给小朋友上一门有趣的课,给薯饼长长脸;还有坚持给小朋友录故事,发公众号上。还有这一年里面,跟家里去了台湾,去了清迈,去了长白山,去了北京,自己也跟猪朋狗友们去了一趟泰国的纯男之旅。一段段的游玩时光依旧历历在目,也给我不去求职多了一份对外的借口。陪着小朋友过了一个暑假,过了一个寒假,虽然她没有时常粘着我,我也没有把时间完全陪伴在她身边,不过很珍惜能跟她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也感受到自己的人缘还不算差,还是有朋友同学同事的各种关心和支持,各种的机会,各种的合作,各种的欢聚聊天谈心。

-重启-
我不习惯充满野心期望地去抢,懒惰的我习惯了顺势而为,自然而然地发生一些事,自然而然地就去做一些事。2017年3月27日,重新入职到新的工作,跟一些曾经的同事,开展新的工作,开拓新的市场。前景未知,但还是有一群旧有同事的工作和合作的氛围,觉得要做的事情还是有机会容我去学习思考和犯错,所以才答应同事的邀约,当然也要感谢别人对我的认可。悠闲散漫了一年,是时候要还回去了。估计要有一段时间适应回那种出差奔波加班的日子吧。

最后感谢在我进入四十不惑但实际充满困惑的人生时期里面有这样一段空档年(Gap Year),做了很多随我心意去做的事情。至于我还困惑吗?其实打心底里困惑依然,人生就是一个不断经历,不断困惑的过程,真的真的感谢这一年里面经历过的人和事!

One thought on “重新上岗再就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