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不惑与困惑

早上还在北京,下午飞机上,晚上终于能回到家,这样好歹生日也算能在家里过了。

手机上各路朋友的生日祝福,一一谢过!

十年前叫“三字头”,今天开始就步入“四张嘢”了。古语道“四十不惑”,但思前想后一点都不觉得会达到不惑的境界。反倒是在这个人生阶段更易是困惑不已,哪怕是去年游戏人间了一年,也没想好自己该怎么走和是否该走或者能走一条新路。于是至今也就是继续地见步行步,努力做好手头上的事。

懒惰安逸,于是就连这四十岁是否该来个感慨万千也变得有点敷衍了。

40岁,经历了14610天,岁月流逝,很多事未必能一一铭记,感激渡过,感激遇见。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